Hello

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一年不知怎麼的, 上帝幫我開了教堂的門, 從學司琴開始, 我走進了聖殿, 爲上帝奉獻我微薄的才能.
而那一年是我們家最苦的時候, 我記得我老公努力的工作和努力的寄履歷表, 得到的只是失落, 壓榨和失望, 最後錄取的那個工作, 第三天我老公回來跟我說~因為老闆想要拿到政府的補貼, 所以想規避勞保(這其中有點小複雜, 總之就是雖然你為他工作, 卻沒有在員工名單內), 如果應徵時就說, 或許還覺得沒什麼, 但上工三天後才說, 就是一種不誠信的感覺; 我老公和我商量說要離職, 我很掙扎, 因為這表示明天就要失業, 而米等著下鍋, 然而像我們當時那樣風雨飄搖的家庭, 實在禁不起一點欺騙, 我答應老公讓他離職再找過工作. 那一天我走進聖殿, 面對殿上的十架, 我不知該向上帝說什麼? 我感到內心的崩塌與恐懼, 我想上帝聽見我心裡無聲的痛哭, 我不敢發出聲音, 因為樓上就是牧宅, 而我最不擅長的就是在人前表露我的喜怒哀樂. 後來搬家, 我也離開了那間教堂, 每當走在路上, 偶爾聽到聖樂, 我總不自覺得濕了眼框, 感到一陣鼻酸, 當然我會忍住內心莫名的激動, 免得嚇壞路人了.

自從上次再到和平堂之後, 我沒有再走進教堂過, 因為聖樂讓我流淚, 而我不想向誰解釋是內心哪一條心弦被震動了.

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網路就像一片汪洋大海, 也像浩瀚的星空,
寫格子寫網頁的人, 就像是大海裡的一隻魚兒,
不管是只能吃著蝦米的小小魚, 還是順著潮水大口吞噬魚群的大鯨魚,
總是試著讓自己仍然活在大海中.
寫格子寫網頁的人, 也像是星空裡的一顆星星,
不管是自己努力發光的小恆星, 還是藉著別人熱量散發光芒的小行星,
總是努力證明著自己曾經存在過.

有些人是四處遊走, 呼朋引伴; 有些人則是獨自發光, 默默受熱
在這個格子之前和在這個格子以外, 我也寫了其他幾個
有的已經停格, 有的已經閉關, 有的則仍進行中
我想我是屬於獨自發光, 默默受熱的那種
因為我的格子到底有沒有人來, 我也看不出來
而我也鮮少四處遊走, 呼朋引伴;
只有偶而突然收到一封email, 說曾在(網)路上遇見我
還記得我曾寫過什麼, 想與我討論或向我"問路"
我想他們或許稱不上格友, 但倒也是格子裡的知音
因為我們有同樣的某個喜好, 同樣的觀點, 也曾有同樣的疑問
就像是徐志摩的"偶然"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偶而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也無需歡欣,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或許這時候網路更像是一棵大樹, 開枝散葉不斷伸展
有的葉稍歡欣得開花結果, 有的葉稍靜靜得供應大樹的養分
有的葉子則是默默的掉落了, 或許這就是格子裡的孤獨!

葉子(秋天版)
詞曲:陳曉娟 演唱:阿桑

葉子 是不會飛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葉子
天堂 原來應該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經遺忘
當初怎麼開始飛翔


孤單 是一個人的狂歡
狂歡 是一群人的孤單
愛情 原來的開始是陪伴
但我也漸漸地遺忘
當時是怎樣有人陪伴


我一個人吃飯 旅行 到處走走停停
也一個人看書 寫信 自己對話談心
只是心又飄到了哪裡
就連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你

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又到了花海的季節?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到了這個季節, 農田裡處處種滿了花海的種子,
這裡也是花海, 那裡也是花海, 只要有心, 哪裡都可以有一片花海


花海裡最流行的莫過於波斯菊花, 粉的嬌嫩, 紅的嬌豔, 白的嬌羞, 紫的嬌媚,
只有黃色的波斯菊, 黃色畢竟代表了離別!
黃波斯菊, 他是白羊群中的黑羊, 只能自顧自的開成一區

我第一次看到花海的時候, 真的是很興奮很開心阿
因為它就在我借住地方的隔壁(不遠處啦!), 從開始規劃, 播種, 栽種, 佈置到花開
我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去拍照, 也帶著小朋友去逛農機展示和騎腳踏車
多麼美麗的景象, 一片片的人間彩虹, 就開在我的隔壁 


而今年, 花海卻成了我心裡的傷口,
看到花海的新聞, 我不由自主的將滑鼠移過去卻又移開來,
因為去年我離開了那一片鄉野, 連"再見"也不知向誰說起
當各地花海盛開的時候, 或許只有黃波斯菊了解我的心情




 

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